大名晚晚小名药丸(←是个废人

是个相当爱双道长和阿箐姑娘的人。
阿箐姑娘世界第一可爱!以后开宝马去娶她!
叫我晚晚就好!
菜还更新不定
我也喜欢你💖💝

话说咱们星星岚岚是不是没有生日啊 如果有拜托各位留个评论告诉我…… 我在百度没找到 每次看到人家给自己的cp庆生就很手痒


还有阿箐


谢谢各位!


如果没有就算了


【双道长】冷冷的我有你来暖

  可不就是ooc选手又来发文了吗(摊手)

  ——

  

  天气冷得直叫人哆嗦,只有零星几人在街边插着衣兜走路。南方没有洁白纯美的雪,任由行人独自与寒风作伴,在风中瑟瑟发抖。

  和形单影只瑟瑟发抖的路人不同,宋岚不仅不是一个人,还有人送暖手的饮料,他接过口感醇香的热可可,小抿了口。

  冬天南方的风没有网传的那么温柔,该降的温,该冷的风也许迟点,但从来不缺席。晓星尘揉揉被风吹僵的脸,“这么冷的天,你们老师还把你们班留那么久,可可好像都要凉了。”他视线落到宋岚手上,“会不会很冷?”

  “没有,很暖。”宋岚摸摸手里滚烫的温度,担心晓星尘是被吹到感知障碍了,“你在外面待多久了?”

  “就一会吧,没多久。”晓星尘扯开书包拉链,“上星期你的围巾落我这了,正好今天降温,子琛,来,过来一点。”嘴上这么说着,身体却比宋岚要快半拍,主动靠近他,拉开围巾,将柔软的毛线一圈一圈绕在他的脖子上。

  宋岚微低着头,一动不动看他,看他略显干燥的嘴唇,挺直的鼻子,有点弯起的睫毛,还有,突然勾起的嘴角。
  

  ……嗯?笑了?
  

  宋岚心里一咯噔。

  果不其然,晓星尘倏忽对上宋岚的眼睛,“看我干什么?”
  

  猝不及防间,宋岚被抓个正行,虽说他在看晓星尘之前觉得这没什么,但生性纯良的亏就在这体现了,一旦被抓包,被对方注视,他总要生出几分不好意思来,仿佛自己真的做了什么。

  况且……

  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好看的脸,而且是自己这么这么喜欢的人,他在笑着,和自己对视。饶是宋岚素日冷淡,此刻也有些心跳加速。他把视线往上看,略往后仰了下,脚尖却没舍得动,“我不能看你吗?”

  晓星尘闻言抬了抬眉,似是诧异,而后说:“子琛,你很想我,对吗。”

  宋岚头刷一下转回来,眼睛睁得大大的,非常严肃地说:“你想太多了。”
  

  “没有?”晓星尘深知宋岚面皮薄,平时也不逼他说那种腻歪话,但,天意如此,他简单的一句反问,就把晓星尘的心都撩拨起来了,还不追着问,等着过年吗?
  

  “你肯定想我了。什么时候,晚上?早上?或者在昨天就开始想?”

  “不是,别乱想。”

  “前天?”

  “没有。”

  “……不会吧,三天前就在想了?既然这样,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你学校里明明就有公用电话啊。”

  “我不是我没有,你真的别乱说。而且,公用电话根本排不上我。”

  “那带手机。我为了你都带了半个学期了,一个电话没打来,就很难受。而且你应该四天前就想我了,忍着多不舒服。”

  “……”

  宋岚彻底没辙,甚至因为被眼前人锐利地揭开心里的小秘密,有点气,对方明明知道,让自己讲我好想好想你这种话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从小学就冷酷到高中的岚哥,自是没讲过这么柔软的话的,连柔软的心思都很少,只是遇到晓星尘,这个命里大克星,让他打破太多太多——被追两天就同意,异校也觉没关系,一周一次就欢喜,分开就想难自抑。

  可是,直接说自己想他?宋岚觉得这种话,要他说出口,在开什么玩笑吗。

  我可是酷了十年的酷哥。

  要因为对象而丢掉形象?

  不可能的。

  “哎,不逗你了,其实是我很想你。”晓星尘见宋岚严严实实地缩回壳里,坚决抵制自己的胡编乱造,就歇下逗他的心思了,反正自己也知道他想没想,惹人家干什么,仗着自己是人家男朋友就为所欲为了?这样不好不好。

  “说真的,我很想你。”晓星尘说。
  

  他们不是同校生,通过物理竞赛认识的,没一起参加多少次比赛,晓星尘就开始追宋岚,原本以为要追一辈子的,没想到告白之后,这朵高岭之花没犹豫两天就同意了。他们就变成了一周见一次的异校情侣。
  

  所以每次分开,差不多一转身,晓星尘就觉得自己开始想宋岚了。
  

  见晓星尘这样,宋岚暗自叹一口气,心想,克星,你就是我的大克星,明明白白的。
  

  “我知道,而且我也想你。”宋岚说,“从你转身的时候,我就开始想。”

  

  心意相通之人,连偷偷的思念几乎都是同时的。

  

  他说他想我,一分开就在想。如坠云端,晓星尘仿佛心头被炸开了花,余热灼烧着他,眼睛早已承载不下欢喜,哪怕他下一秒抱住宋岚,给他一个吻,宋岚都不奇怪。宋岚甚至已经把身子微微侧好。他默数三声。
  

  三、
  二、
  一。
  ……一。

  ………一。

  …………咦???

  

  宋岚不可思议地看向晓星尘,晓星尘恰好错开视线,说:“外面好冷,我们快去商场,那里暖些。”说着就走快了几步。
  

  宋岚不明白,左思右想都不明白,怎么回事,现在他开心了就顾着开心吗?没有半点亲近的举措?
  

  想着想着,宋岚不由顿住脚步,晓星尘走在他前面,没看见他停下,于是宋岚就伸手把他拉住,刚拉到衣袖,晓星尘受惊了似的,立刻抽回手。
  

  宋岚:??????
  

  “怎么突然碰我?”晓星尘问。
  

  宋岚:?????????
  

  “我不可以碰你?”宋岚面无表情,仿佛不带一丝情绪反问。
  

  “当然不可以。”晓星尘不满地看着自己的手:“我手太冷了,碰我的话,冷着你怎么办。”
  

  宋岚脸上一下有了表情,问了第二遍:“你在外面待多久了?”
 

  晓星尘不知道,一道送命题硬生生被他自己搞成送分题。
  

  “反正不算久。”晓星尘无知无觉地耸耸肩,“可能两三分钟吧。”
  

  宋岚眉头一皱,觉得这不是真相。

  时间肯定不短,老师留堂了十分钟,而S高放学比L高要早十五分钟,卖咖啡的店这个点通常没人,花不了五分钟,再加上走过来的时间,粗略算算,他起码等了有十五分钟。

  十五分钟。

  在寒风里。

  他的晓星尘。

  硬生生被吹了。

  十五分钟。

  不由自主的,他对刚才吵闹的同学忽生不满,否则,班主任还不至于强制留堂十分钟。想想,晓星尘,孤零零一个人,捧着一杯可可,眼巴巴地等,在这冷飕飕的校门口,因为自己浑身都冷,所以不想牵手,那个没等到的亲吻,有可能也是……
  

  宋岚不问了,他忽然不说话。
 

  他在想一件事,这件事在和晓星尘对视了一秒后,被决定了。
  

  只见宋岚靠近了两步,吻住了晓星尘颇为冰凉的唇,然后冰凉慢慢消失,止到和自己同温。

  

  

  ——END——

  

  我们岚岚不走温柔路线,他只做星星一个人的暖男。

  

  

  

  

  

【置顶】阿箐姑娘的 箐 是竹字头的

本人晚晚,晓宋挚爱党,饿是常态,产粮是因为真的很爱。

美丽太太求投喂,晚晚在这儿长期求粮。

(要是真能求到就是难以想象的好运气

【双道长】今年的吓唬你怕不怕?

  超短的一发(又没赶上节日点我真的好强啊,还有这什么破文名啊

  大葛们万圣节快乐!

  

  ——

  

  “星尘,”宋岚合上书本,拿出试卷和草稿纸,“阿箐已经把假蟑螂偷偷放到我桌肚里了,我也给了她双份的糖果,有你那份,今年你就不用走过程吓我了,直接拿走吧。”

  

  

  晓星尘刚走回教室就听到宋岚说话,“阿箐的玩具能吓到谁,但你这么防着我干嘛,我都高中了,哪有那么幼稚。”

  

  

  真是胡说八道。

  

  

  宋岚看了看他,一点没信他的假话:“可你就是年年都来吓唬我,而且在我从来没有被吓到过的情况下,”他随手转了转笔身,“还是选择了下一年再接再厉。”

  

  

  “每当这时,我总以为我们不是朋友。”宋岚冷漠脸。

  

  

  “别这么说,我会愧疚的。”晓星尘笑着说,“搞得我老是给你制造麻烦一样,但最后我们一起拍照纪念的时候,你也不是不开心啊。”

  

  

  “其他不谈,前年的照片,就是你主动要求拍的,还有上次旅游……”晓星尘一边说一边靠近他,神态自若,宋岚一眼看穿他不死心的念头,这个幼稚鬼一定是鬼中翘楚了,极致的幼稚——

  

  

  算了,反正来来回回都是这些小伎俩,保持面瘫就好。但愿这次之后他就会放弃。宋岚又一次祈祷着。

  

  

  他没再管晓星尘,低头写卷子。清浅的呼吸声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在慢慢靠近,随之而来的,是淡淡一股皂角味,不是晓星尘用皂角洗衣服,只是用皂角味的洗衣液,不记得晓星尘什么时候开始用的,反正宋岚只知道,这个味道在下一秒,骤然包围了他。

  

  

  宋岚手一抖,写歪了一个数字,他来不及思考为什么晓星尘衣角的味道那么近,就听到那个人说“子琛”,他如有应激反应般,转头去看,看到那个人近在咫尺的脸庞,还有微翘的唇角。

  

  

  不止这样,他还肆无忌惮的、带着一种理所当然那样的气势,一点一点,慢慢地靠近他。

  

  

  他在干什么?!疯了吗?!

  

  

  宋岚觉得自己一定是被气到了,而且非常严重,否则怎么脸都涨红,脑子都开始热气腾腾的。他连忙抵住晓星尘的胸口,“你这样,是在吓我吗?”

  这根本就是……是……!!

  

  

  “是啊,”晓星尘大言不惭,宋岚看起来好像情绪波动真的很大,他倒是还是那种带有笑意的口吻,“你不怕吗?”

  

  

  “不怕!”宋岚回答的斩钉截铁,却立马推开他,急急走出教室,落荒而逃。

  

  

  

  ——END——

  

  

  

  

  

  

  

  

  

  


金庸老先生,要待在哪个江湖,我才能再次遇见您啊?



【双道长】甜蜜的喷嚏

  [一]

  埋伏猎物,最忌讳有动静打扰。

  幽林山谷里,他们默然不说话,静候赤虎妖兽。喀嚓一声轻响,枯叶被柔韧粗砺的虎掌碾过,依稀可闻虎兽自喉间滚出的咕噜声,它在慢慢走近来。

  

  宋岚和晓星尘不约而同地握紧了手中剑,正是屏息凝神时,晓星尘鼻翼扇动了下,忽而连打了两个喷嚏。

  

  “阿嚏!”

  

  喷嚏声惊动虎兽,它耳尖飞快地一抖,便极速往回窜跑,想要奔回巢穴,没时间探究为何晓星尘突然打喷嚏,形势如此危急,宋岚只得把关心咽回肚子里,立即追上去。

  

  可惜虎兽太过迅捷,半个呼吸间就找不到它的尾巴了,宋岚不得已偃旗息鼓,和赶来的晓星尘商讨晚上再来山里一次。

  

  晓星尘站在他身侧,可以看到他色泽略显浅淡的薄唇,低头思考一会,晓星尘道:“晚上我一个人去。”

  

  “不好。”宋岚眼珠移到晓星尘的脸上,带有几分不悦,“山间夜里更是危险。”

  

  “再危险的我都去过,这算什么。该虎兽本身不擅打斗,躲避才是看家本领,我们白日已抓过它一回,晚上定会更加警惕,两人一起去不如一个人的效果好。”晓星尘又皱起眉头,有懊恼之意,“倘若我刚才没有打那两个喷嚏……本就是我的错,就该让我弥补。”

  

  “无妨,我们尽量小心些便是。”宋岚淡淡说道,换来晓星尘狐疑的一眼。

  

  晓星尘难得见宋岚这样,话里话间是不愿和他分开的意味,奇了怪了,晓星尘一时之间摸不透宋岚态度,怎么回事,莫非是舍不得我?

  

  胡扯,念及此处,他自己都要被自己逗笑了,晓星尘啊晓星尘,性冷面冷的宋道长岂容你胡乱猜想,可歇歇吧。

  

  “好了子琛,你就让我去吧。”就因这句,宋岚反对的话在嘴里转来转去,终究还是吞了回去,“小心些。”

  

  “子琛且放心。”晓星尘转过身,指着下山的路,侧回头来看人,左眼映着山色,右眼藏着宋岚。

  

  “我们下山去,先用晚饭,然后好好休息。子琛,今晚你该早些睡了。”

  

  原来宋岚为了这虎兽,早打听了许多,听闻虎兽善躲避,而自己剑招向来是大开大合,在速度上不甚迅速,便愈加刻苦地练剑。昨夜又趁黑偷练剑法,一时过了头,凌晨才入眠,晓星尘不点破,实则已经放在心上。

  

  他们下山了,肩挨着肩,衣摆浮动间,遥遥望去仿佛融为一点。

  

  

  

  

  晓星尘大约有点着凉,告别宋岚要去山上捕虎兽时,打了两个大大的喷嚏,晓星尘揉揉鼻尖,刚放下手,居然又“阿嚏”了两声!

  

  他摸摸自己喉咙,不可思议道:“分明没有咳嗽的痒意,不似着凉那般,可又一直打喷嚏,是得了怪病吗?”

  

  “也许是你鼻子受不了这里,”宋岚默默拿出披风,“但为防你真的着凉,还是带上吧。”

  

  堂堂修士,还像凡人怕冷披披风算什么样子?我还要面子的吗!晓星尘心里喊着一千一万个不,手却依言拿了,还十分乖巧地道:“嗯,待会起风了就穿上。”

  

  而后转身离去,鼻尖忽然涌起痒痒的感觉,晓星尘唯恐又打个喷嚏,被宋岚在此刻就强制要他披披风,只好绷着脸不开口,挥挥手当告别。

  

  离开宋岚的视线后,他就好似中了邪,一路从山脚打喷嚏到虎兽的巢穴。他往里一看,果然已经逃了。

  

  晓星尘笑了笑,挽剑向某一方向追去了,都道山人自有妙计,果不其然,不消半个时辰,虎兽就倒地不起,被晓星尘收入囊中。

  

  怎知,明明是春风得意的时刻,晓星尘如来时那样,一路从山上打喷嚏到客栈前,之后,被宋岚日日监督着喝中药。

  

  [二]

  

  “子琛,定是有人在心里骂我。”

  

  晓星尘打喷嚏半月有余,治不好医不得,某日他忽然和对岚说,这是怨气的结果。他被人记恨着。

  

  

  宋岚停下端药的手,不解其言,晓星尘解释道:“我昨日在茶馆听书,听到了一个流传甚广的事,这是人人都深以为然的。他们说啊,这人总打喷嚏,要么是着凉要么是被人背地里骂着呢。”

  

  

  晓星尘神态自若地接过宋岚手里飘着苦味的药碗,搁置在旁,“此言如晴天霹雳,我骤然醒悟,原来这不是喝药就能治好的,因为它根本不是病。”

  

  

  “你不要说些坊间传言框我。”宋岚不信这些话,一个也没听进去,“快喝吧,待会凉了药效就过了。”

  

  

  药效过了他就会重新熬一锅的。晓星尘心里不是滋味,继续框他。

  

  

  “非也,这都是真的,听闻这个怪事有很多人都遭了殃,我也只是其中一个而已。子琛,我又不怕苦,为什么要骗你呢?只是药材难得,不拿去炼丹,未免惋惜。”晓星尘苦口婆心地劝着。药都是宋岚准备的,从来都不是凡品,用来煎药,着实浪费。

  

  

  然宋岚好似不觉浪费,晓星尘长篇大论这会儿,药已经凉了,他端起来,又要去煎一碗回来。

  

  

  晓星尘无可奈何,抓住宋岚的皓腕,正要说话——

  

  

  “阿嚏!”他偏偏说了这句。

  宋岚动作更快,责备着他:“要是你乖乖吃药,就不会打这喷嚏了。”

  

  

  真是可恶的喷嚏!晓星尘咬咬牙,狠下心,索性丢下自己这张脸皮,抱住宋岚的腰身,让他不能走,耍赖般说道:“再去煎药,我就溜了,此后见你一回溜一回,谁叫你总逼我吃药。”

  

  

  说着又抓起他的手,翻过来,指尖赫然留着几个小水泡被挑破的痕迹:“你看看,手上都有伤口了,我很好奇,子琛你煎的是药,还是我?”

  

  

  “不许胡说。”宋岚听了,心口似热水一烫,一烧烧遍了身,感觉自己从头到脚都有些红。

  晓星尘,你知道在说什么吗?

  

  

  晓星尘打了个喷嚏,见宋岚不动了,没有要走的意思了,便站起来松开手,继续说道:“子琛,转身看看我。”

  

  

  宋岚回头,被晓星尘飞快地啄了一口。宋岚还没来得及呵斥他,就先红透了耳尖,晓星尘没停,和他来了次真正意义上的亲吻,一吻毕后,晓星尘说:

  

  

  “大好时光,何须煎药作打发?”

  

  “喂……等等……唔……我们只是朋友!”

  

  “子琛,这个不能逗我笑的。”

  

  “好……就算不只是朋友……但……这也太快了……喂……等等!住手!”

  

  晓星尘轻轻笑了声,“子琛,两情相悦何妨一步登天?”

  

  

  晓星尘,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宋岚愤恨地咬了口晓星尘的下唇,晓星尘无辜眨眼不肯放手,宋岚长叹一声,干脆破罐子破摔,任由晓星尘带他滚向红被。

  

  

  [三]

 

  

  煎药之事就这样有了结果,晓星尘还是在打喷嚏,出门在外,朋友都问他怎么了。

  

  俊雅的晓道长温润一笑,说道:“大抵和坊间传言一般,我抓了那么多恶人,总会被骂的。”

  

  

  朋友们了然。其实他们不知道,宋岚也不知道,只有晓星尘知道,坊间传言,有人在打喷嚏,要么是被人在心里骂着,要么,是被人在心里念着。

  

  

  若你总在打喷嚏,就说明,有人总在念着你,一刻不停,每日不断地想你。

  

  

  ——END——

  

  跪求评论。 😭😭🙏🙏

  

 

  

  

  

  

  

  

【双道长】“我好想变成星星啊。”

  
  
  晚风裹挟着浪花扑上沙滩,细细软软的白沙被碾压着,有两个人躺在上面。其中一个听到对方这么说,原本望着天空的眼睛转来看他,看到他嘴角微微扬着,有一点执拗藏在眼里。
  
  
  “那该很好。”他又肯定一遍,貌似对于自己变成星星这个事情非常乐意。
  
  
  “为什么突然这样觉得?”宋岚额前被吹得凉凉的,不顾任何地躺在沙滩上,他的手脚都放松了,连眼睛都微微眯起。十七岁的高中生在海边领略了大自然能让人有多惬意舒心。
  
  
  “人死之后能变成那种美丽的光,不算好事吗。”
  
  
  “不算,一点都不算。”宋岚眨眼间坐起来,看着自己的发小,“怎么忽然想到死?”
  
  
  晓星尘知道宋岚现在脸上一定是困惑不已的,所幸天黑,看不太清表情,否则自己看到宋岚一本正经地疑惑的画面,保不齐笑出声,最后惹恼了宋岚。
  
  
  然而光是想象,就足够有趣,他还是微微笑了下,而后就摆出了更加困惑不已的表情回应宋岚:“人不总要死的吗?想想很正常吧。而且那是被全世界都仰望的星星,能被注视着,我就是希望这样啊。”
  
  
  这是什么奇特想法?为了被仰望宁可设想自己死去吗?宋岚皱起眉头,有点生气。
  
  
  “你连生日都还没过,勉勉强强算十七岁,在想这个?”
  
  
  “好吧,”晓星尘本就随心而发,没甚所谓,立刻妥协了,“我不想了,你快躺下,待会儿我们就要回去了,再享受多会儿吧。”说着还去拉宋岚的手,要他继续和他并肩躺着。
  
  
  宋岚轻轻瞪了他一眼,顺着他意又躺下的时候,晓星尘没有马上松开手,就这样握着短短的一瞬,好像一对牵手的恋人。
  
  
  刹那间,他愿就此永恒。
  
  
  可惜晓星尘涌起的情绪还没流到心头,他的发小就毫不留情地破坏掉了,似乎还在在意刚刚晓星尘的话,他来来回回地说:
  
  “不准乱想。”
  
  ”忘掉,给我忘掉。”
  
  “以后你再说就没人在晚修之后等你。”
  
  “也不可以再想。”
  
  
  “做天上的星星有什么好……”在人间你早就是我唯一的星星了——这句话,宋岚连忙止住话头才没说出去。这是无论如何都不好意思说的。
  
  
  于是他逃避般地转移视线,望向天空。
  
  
  夜幕星河灿烂,光源落入他的眼眸,最为深沉的黑色却极为平和宽容,温柔地包裹住了所有的微光。
  
  
  晓星尘盯着他的侧脸,看着他的满眼璀璨,嘴唇微不可查地动了,极小声又极小心翼翼地说:
  可我真的好想,好想变成星星啊。
  
  态度虔诚认真得,像对待一件珍宝。
 
  
  ——
  
  各位大大写星星都写出花了,我还写……真是毫无新意的人。
  
  文的第一句话是题目啦!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觉呢?
  
  
  
  
  
  
  
  
  
  
  

【双道长】相思

  生贺 @墨琛

  给阿箐姑娘一个识字的buff。

  ——

  一颗两颗三颗,破晓便消泯。

  宋岚倚窗而立,晨雾缭绕身侧,他遥遥地望,眼神落于天际颗颗星子。将要日出,星光散灭得快,宋岚看着那点破碎的光,心里轻轻道了声,睡吧。

  末了又添句,晚间再来找你。

  理所当然没得到回应,他却自得其乐,宋岚扣上窗,以免潮湿的雾气蔓延进到偏角处,扰了睡着的阿箐。

  阿箐这小姑娘终于在宋岚温养七年后重归此世,然她好似一棵浮萍,飘荡无所依,宋岚念她善良坚韧,怜她依无可依,又记着她对晓星尘的恩,之后便把她带着,随他惩恶扬善。

  她刚回来没几天,生气不足,需常常沉睡,但睡梦中又总是梦魇,宋岚便夜里不睡,偷偷来照看她。待她安然睡去,就倚着窗子,盯着夜幕星河,无声地将今日之事一一道来。

  咔嗒一声,窗被扣好,于此同响的,是道带上哭腔的清脆声音喃喃着:“道长……”

  宋岚回头,阿箐才恍然明白眼前人是谁,连忙再次道:“道长,宋道长,你怎么起这么早。”

  宋岚取了火折子,点燃灯芯,待屋里亮堂堂他才拿出纸笔写道:“修行。”

  “宋道长当真勤勉。”阿箐如泉水清澈的眼眸微微弯成月牙状,夸赞道,不料才动动眼角,原先蓄在眸子里的泪水忽然就掉落下来。

  阿箐颇为无措地眨眼,仿佛都不知道自己原来眼中早已含着泪,她用手背擦了两下,慌张解释道:“宋道长……这……我……我没有……”

  宋岚为她斟了杯水,提笔写道:“无碍,你刚回俗世,易有感触乃常事。”

  阿箐喝了口,平复些许,她捧着茶杯,指尖不安地搓着杯沿,“宋道长,自返世以来,阿箐总能梦到道长,之前你告诉我,这是常有的事,而如今我在白日竟然把你当做了道长,宋道长,我是执念成痴了吗?”阿箐说到这里,惶恐至极:“可是,鬼才有执念的啊……难道……阿箐还是那个孤魂野鬼吗?”

  宋岚缓缓摇头,落笔道:“你生前与星尘相处较久,重活一世,梦到他实属正常。至于为何认错我,应当是我和他身量相仿,从背影看,混淆并非不可能。”

  “因为相处久了,我才会梦到道长吗?”阿箐问道。

  “非也,且需在意。”宋岚写道。

  然阿箐虽说点头应了,脸色仍是惶惶,宋岚只好再道一句:“我从前也常梦见星尘,也常错认,并非只有鬼才会如此。”

  这样讲,阿箐的注意便到宋岚那儿了,“宋道长也会像阿箐一样总是做噩梦吗?”

  “梦如此玄虚,我记忆模糊,不太清楚。但现今记得的,都不是噩梦。”

  阿箐鼻子一酸,险些又要掉泪:“宋道长,是不是对你来说,不论如何,但凡有道长的梦都是好梦。”小姑娘不知想到何处,面上竟是一副被感动到心扉的表情。

  宋岚一时无言,直觉面前女子所想似乎有些浮夸,好一会儿才提笔写道:“星尘给我的,从来都是温暖和善意,如此,有他的梦自然不是噩梦。”

  阿箐闻言怔住,捧着脸,盯了茶杯良久。宋岚亦不再言语,另取一张纸,练起笔墨来。半晌,阿箐似乎盯够了杯子,转而看向宋岚写字,看笔杆运行,看着看着,她心念一动,道:“狐狸簪子……”

  宋岚手一顿,疑惑看她。

  阿箐瘪瘪嘴,声音总算恢复了活力:“曾经道长给我亲手做了个狐狸簪子。那是十分好看的簪子,只是现在寻不着了。”

  小姑娘怎么会不爱美。宋岚体贴极了,大笔一挥:“若不着急,我可为你做一个。”

  端正矜持的宋道长竟然会做小女儿家的东西?阿箐惊讶非常,认为这绝无可能,一定是自己听错,她磕磕绊绊说道:“宋、宋道长,你刚刚说了什么?”

  “星尘会的,通常我也会。”
  
  
  
  

  宋岚的的确确学过雕刻,同晓星尘一起学的。

  时值春分,他们因合力斩下一八百年修为的妖物,名声大噪,一时间人人谈论,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的名号也由此酝酿而出。

  春花烂漫,芬香浮动,那日早晨可谓巧极,二人竟然双双无事,便聚在茶馆,品茶论道。他们谈到仙家名剑,晓星尘道:“天下好剑如恒河沙数,名剑却寥若晨星,归根究底不过是只有持剑人人品高贵、修为了得,周遭身物才能被瞩目。”

  “可是,若剑是好剑,人是妙人,但人无姓,剑无名,仙家要如何记载?”

  宋岚道:“这些特例,仙家都会深入调查,然后依照此人的出生地来命名,剑则观其形色。”

  “嗯……”晓星尘点点头,突发奇想:“那子琛的剑便是……”

  “星尘。”宋岚略带窘迫和责怪地喊了一声。

  晓星尘顿时笑弯了眼,立起身,“好,我不说我不说。不过你也该给它个名字,为了安慰它,还要刻在剑身,让它平衡平衡。走,我们进个小铺子为它们雕刻去。”

  不过他们都是爱剑之人,哪里敢直接就找师傅要工具刻了,只得跟着资历最深的老师傅学着。然修道之人得天独厚,老师傅教了半日,气哼哼的,吹着胡子说:看一遍就会了,你们还需要我教吗?

  遂出师。

  他们无可奈何,面面相觑之下,都从对方眼里窥到了一点自得。十七岁少年郎的年少轻狂,总算在此刻得以所见。

  宋岚向来是个主意定的,他略一思索,呼吸间在剑身刻下了“拂雪”二字。

  晓星尘道:“傲雪凌霜也有颗拂去冰雪的心哪,甚妙甚好。然作为挚友,我想我应当与子琛相配也许更好了。”

  “随你心意才好。”宋岚道。

  “是啊,和子琛相配正是我的心意啊。”晓星尘笑吟吟的,宋岚却像被烫了下,耳尖泛着浅浅的红。

  “不要乱说。”

  “好好,我不出声了,我动手。”晓星尘狡猾得很,不等自己说完,就马上动手,宋岚阻止都来不及。眨眼间就刻下二字。

  它是霜华。

  而晓星尘偏生还嫌逗宋岚逗得不够,特意举到他面前,说:“子琛,你仔细看看。”

  宋岚被逗恼了些,索性低头一看,心想这有什么大不了,都是好友的玩笑。可是看到字时,心口却如水波荡过,阵阵涟漪泛起,连什么时候把指尖落在霜华上都不知道。

  “诶诶,子琛,你碰它做什么?难道很喜欢吗……亦或是很欢喜?”

  “……不是。”

  “哦,那便是了。”
  
  
  
  

  答应阿箐要做簪子后,阿箐居然心满意足地又去睡了一觉。宋岚有些不解,但依旧暗自思量着,以后是否多做些。

  有趣的是,第二日宋岚在和星星讲话时,又被阿箐叫做道长,一连数日,宋岚宽慰几句后,开始找安神的药给阿箐吃。

  
  阿箐吃到吐了,极为忿忿不平。
  认错就认错嘛,不怪我啊,谁叫宋道长也和道长那样,也总是在窗边看远方,凭什么我要吃药!
  
  
  

  [人间有许多事情,百转千回不可说,沉重婉转未能诉,只好寄予星月,寄予云雾,总有一日穿越时空,系上这最深情的心思。]
  
  [现在的宋岚,思念着从前思念着他的晓星尘。这样,也算相思了 。]     
        
        ——END——

       是我觉得的深情,是我觉得的甜蜜。
       希望大家能感觉到。😭🙏撒娇打滚求评论😭🙏

选一下叭!

我在双向自恋的梗上格外有感觉。

导致我的脑洞有两个方向。


两位素不相识正是青春的中二少年的故事。


一对大学生同寝室的好基友的故事。

比较稀饭哪个?

写出来就删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