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来天欲雪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叫我晚晚就好!这比叫我太太还让我开心!
双道长不拆。
晓宋。(主产)
@傅清欢←是心头宝,爱ta一万年!
岚宝/宝岚。(张楚岚和冯宝宝,死吃!)
lof里爱讲废话,讲了又删
产粮的动力是我爱的cp和你
热爱评论
不成熟不佛系,菜得一批。
我也喜欢你💖💝

临到期末,学业繁重,就不能好好产粮惹

暑假再搞这些吧w

【双道长】我头晕(2)

  我会把它写成一个系列吗x

  高中时代

  ——

  

  昨晚宋岚没睡,今早才睡个把小时。但时钟此刻却指着七点四十,冷酷无情地告诉他——就算只睡了六个小时,也是睡过头了。

  离赴约的时间还差十分钟。

  宋岚没多想,决定省去吃早餐的时间,换好衣服就出门。

  只是临走前还跑去浴室,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好久,迟疑地拨了拨额前的碎发,将它拨到后面去,后想了想,又把头发拨回去。

  

  

  宋岚几乎是踩点到车站的,晓星尘见他来了,没说自己等了多久,只伸手替他理顺额前被风吹乱的碎发,“急什么,我没走车没来,车来了我也不走。”宋岚点点头,神色平常,只是呼吸稍有的急促,和胸腔略显快速地跳动的心脏表明其主人是跑过来的。

  只是一个点头,与往常无异,可在陷入恋爱的高中生眼里就很不一样——此时的灿灿金光洒在宋岚长长的睫毛上,

  足以让他的心,忽然一动。

  

  人来人往的车站里,谁也不知道方才有人上一秒还替人家理头发,下一秒就撩起他的刘海,极快地在额头蜻蜓点水,献上一吻。

  “星尘——”宋岚虽说早已习惯对方的袭击,但这里终究人多,他面皮子薄,观念保守程度高,心里对晓星尘这行为指指点点个没完。

  不知是谈恋爱会拿走人的智商,还是会给人莫大的勇气,晓星尘此刻好似起了兴致,没顺势向宋岚说几句好话服软,反而笑眯眯地应了:“哎——我在。”

  一副不知悔改还要再接再厉的架势。

  “这里人多。”宋岚往旁边挪了一步,拒绝和晓星尘过于亲密。

  晓星尘身边空出来,有些不解:“我们什么关系?人多就人多,我们亲密点怎么了?”

  宋岚没理他,心里反驳:亲密可以,亲我不行。

  晓星尘不愧是宋岚的前任挚友现任恋人,一眼看出宋岚心中所想,他想了想,竟也反驳道:“是子琛点头的样子太可爱了。”

  宋岚安静地又离开他四步。

  晓星尘:???按照数数顺序应该是走两步吧,怎么翻倍了???

  

  

  他们一直在等车,车却还没来,晓星尘用手机查了一下,还有十几分钟到站,他侧头对宋岚说:“我们买杯奶茶?还有十三分钟车才来。”

  宋岚没敢点头。

  

  

  只是头不动了,肚子却叫了一声,似乎在抗议主人为什么又不吃早餐又不喝奶茶。

  晓星尘耳尖得很,又对宋岚的事情特别敏感,于是便盯着宋岚眼睛问:“胃胀气还是没吃早餐?”

  宋岚犹豫半天,选择坦白:“睡过头了,起来也没时间吃,干脆不吃,饿一顿而已。”

  “昨晚熬夜了吧,学生会又把你当机器使了?”晓星尘敏锐地察觉出真相,“有什么额外工作你叫我,我们一起搞,学生会和团委虽然名字不一样,但是干的事情差不多。工作那么多,你一个人弄这些能不熬夜吗。”

  “逞强好玩?饿肚子好玩?”说到后面,他气呼呼地冒出两句。

  一边气一边拉着他走到包子铺前边,和包子铺面的老板要了几个包子和一杯奶茶,最后叮嘱:“热的,都要热的。”

  “好嘞!豆浆在旁边,您先选一杯,包子马上蒸热。”晓星尘便伸手摸摸一干豆浆的杯身,一路挑挑捡捡,嫌这个太烫嫌那个太冷,直到摸到杯合适的才停手,他似乎还是气着的,却依旧转过头来对宋岚说:“先喝点豆浆,暖暖胃。”

  宋岚接过来,盯着豆浆半天,又瞅瞅晓星尘就算面上带气也盖不住对他的关心,觉得自己待会儿也该要说几句服软话了。

  他喝了口豆浆,心比胃暖。

  

  解决掉早餐,车恰巧来了,他们上了车,坐在一起。晓星尘偏过头,装作风景很好看的样子,一直望向窗外。

  宋岚心里还挺无奈,他虽然刚才想着要服软,可也不知该做什么,道歉指不定会更生气;俏皮话他向来不会说;身边也没有礼物给他买来致歉;

  哄人真是个技术活。

  宋岚思来想去,觉得讲几个笑话还实际一点。

  不曾想,是晓星尘这边先气消了,他自己主动回过头,颇有老妈子的模样,对宋岚说:“早知道就把今天的约会取消,让你先好好大睡一场,然后我亲自下厨,给你做饭,监督你吃饭。 ”

  晓星尘抬眼认真地看着宋岚:“子琛,以后不能这样了。”

  宋岚眼皮一颤,心口涨满。

  车身突然颠簸了一下,令宋岚往晓星尘那边倾斜,不经意间,宋岚的头碰到晓星尘的肩膀。

  他们是第一次有这样的巧合,这对青涩得过分的恋人,亲是蜻蜓点水的亲,拥抱是中规中矩的十字抱,牵手还没试过十指相扣。

  鲜少有其他亲密的举动了。

  也许是靠在晓星尘肩膀的感觉特别好,也许是受氛围感染,宋岚闭了闭眼,像在给自己打气,然后轻轻地将头搁在晓星尘的肩上。

  晓星尘耳尖倏地泛红:“子琛!?怎、怎么了?”

  “晕车……我想靠靠。”

  ——

  

  

  

  

  

  昨晚写着写着居然就睡着了!!!!!我昨天一篇粮都没交!!!!怎么可以!!混蛋!!!!(气到撞枕头






起落参商终不变:

啦啦啦宣一下下群,晓宋!晓宋!晓宋!大家不要进错了,这是一个交流脑洞的群,

【双道长】土味情话[江苏卷]

  [高考江苏卷]

    题目:语言

    合计  1451

    分数:零分

    理由:写了一篇爱情故事,脱离中心,并且虐了众多单身老师。

  ——

  雾气朦胧,上空还挂着些许发着微微光芒的星子,月亮还未隐去身形。天刚亮。宋岚醒来,把闹钟取消,免得吵到晓星尘。
  
  日月交替,将要消失的月光和初升的日光在此时一并出现,越过阳台,跳上晓星尘还在熟睡的脸。
  
  他在光的照耀之下更加好看了。
  
  宋岚盯着晓星尘片刻,才收回目光,结婚已有三年,还是改不了有空就看看他的毛病。
  
  拿起晓星尘挂在他腰间的手,掀开被子,起来准备换衣服。
  
  “……起那么早啊?”床上那人几乎是在恋人一离开时就醒来,他睡眼惺忪,懒懒地问道。
  
  宋岚回头看到他难得的懒散模样,感到新奇,“昨晚刷微博刷到几点?段子有那么好看吗?”
  
  晓星尘靠过来,从背后抱着他,像个小奶狗一样在他后背蹭了蹭,“我哪有,天天都和你一起睡,我什么时候睡你最清楚吧。”
  
  “可昨晚你半夜还睁开眼睛看我。”宋岚道。
  
  晓星尘听了,没先惊讶宋岚知道他昨晚睡很晚,也没害羞偷看恋人被抓包,反而突然凑到宋岚面前,盯着他的眼睛:“那时候估计有十二点多了吧,怎么还不睡?今天又一大早起来,是不是想秃头?”
  
  宋岚哪里怕他,只淡淡说道:“你也知道是十二点多?”
  
  晓星尘心里总算是虚了一点,但在一起那么久,怎么应对他自然知道,“想什么想到那么晚,还偷偷看我。”他亲了口宋岚,“想我对不对。”
  
  暗含讨好的一个蜻蜓点水令宋岚松了松眉头,顺着晓星尘的话点点头了。
  
  他有洁癖,但从来不排斥晓星尘。反而很喜欢晓星尘和他亲密。亲吻,拥抱,牵手,交谈时比别人更靠近的距离都很喜欢。
  
  “我要换衣服。”宋岚拍拍晓星尘的手。
  
  晓星尘手没放开,仗着自己手长,随意在衣橱里扒拉出两件,一边应道,“好的好的……嗯……我衣服也找到了,一起换吧。”
  
  宋岚心知恋人粘他,点头,“那就在这里换。”
  
  晓星尘笑眯眯的,也点点头,松开手,心里还没来得及幻想出什么,宋岚就一溜烟跑去浴室关门反锁了。
  
  晓星尘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对着浴室门口笑起来:“原来子琛也会耍小聪明了。”
  
  里面隐隐约约传来声音:“全是模仿星尘伎俩,不值一提。”
  
  
  
  两人闹了一会儿,可算觉得饿,今天轮到晓星尘做早餐。宋岚悠闲地坐在那里喝咖啡。
  
  晓星尘忙活之余,见宋岚又喝苦咖啡,拿出奶精和方糖,就要给他添上。
  
  宋岚推开那些东西,“不苦,我不用加这些。快去做早餐,待会还要上班,别迟到了。”
  
  “怎么不苦。上次喝了口我差点哭出来,五官完全扭曲了。”晓星尘神情认真,后又嘟囔一句,“提神用这个怕是想要让阎王爷把你提走。”
  
  看来晓星尘真的受不了宋岚的苦咖啡。
  
  宋岚无奈,只好使出杀手锏。
  
  他示意晓星尘低头,主动靠近他,温热的鼻息撒在两人脸上,“你亲亲我,尝尝苦不苦。”
  
  晓星尘微微瞪大了眼,有些呆。宋岚却已经吻上去。
  
  晓星尘反应过来,扣着宋岚后脑勺,深深地吻回去。舌头在口腔里交缠,难舍难分。
  
  好一会儿,他们才分开。宋岚点点桌上的咖啡,问他:“苦吗?”
  
  晓星尘对他笑了笑,透出一股满足:“甜死了。”
  
  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人说这咖啡苦了。
  
  晓星尘喜滋滋地喝了口咖啡,“甜啊,甜到蛀牙。”他舌尖还残留着咖啡的苦,但是一想到刚才宋岚的吻,宋岚的舌尖和嘴唇,心里就像一罐碳酸饮料,得意得直冒泡。
  
  哪里苦啊,真是甜翻天。
  
  

  吃过早餐,因为晓星尘的工作要求员工要比较早到,于是他先出发。
  
  只是晓星尘在踏出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看了眼宋岚,不知想了些什么,整个身子都转回来,对他轻声道:“昨晚我没睡,因为我看到微博里那些土味情话,还挺厉害的,好像很撩人,大家都在下面啊啊啊地评论。”
  
  “我就想,和你说的话会怎样。”
  
  宋岚淡定戳破他幻想,“我不会那样的。”
  
  晓星尘盯着他眼睛,认真道:“我知道,所以,就和你讲一个好了,最土那个。”
  
  “我爱你。”
  
  
  ——
  
  自制土味情话(≧▽≦)
  

  

  

【双道长】身边的人突然谈恋爱了是什么体验?


知乎体警告!

沙雕到极点!

阿箐她超可爱的我写不出她万分之一呜呜呜

——

身边的人突然谈恋爱了是什么感受?

【已关注】[白色是最好看的颜色]回答:

居然有人艾特我来回答这个问题。
你真是问对人了。
预警!
接下来是两个男的各种秀晒炫合集,基佬爱情故事,受不了就走,敢留在这里说酸话,老娘一杆杆戳死你。

回归正题,这个我真是深有体会。感觉超级秀,晒我一脸。
本姑娘活了二十有余,见过多少情侣,就他们这对儿比陈独秀还秀。为了方便,在这里称一个名叫满天星,另一个叫山木蓝好了。

满天星和山木蓝都是大帅哥,又高又有气质,一个暖男一个冰山,表面是这样的!满天星是我哥,他其实算是皮皮虾,从小就爱往外面跑,一点儿也不恋家。
但那时候我也皮,甚至还比他还皮,老是跟着他下水爬树掏鸟窝,把自己搞得脏兮兮之后,又把手背的泥巴蹭他衣服上。玩到傍晚,我才发现这样回家保准被骂,回去的路上我寻思要怎么办,他就笑眯眯地跟小姨说是自己带着妹妹去玩的。
一力背锅。
哇,我那时候被感动得稀里哗啦,觉得这就是亲哥吧。没想到小姨听了,反而害怕我学他天天跑出去,光揪着我念啊念的,无暇顾及他了。
这算是圈套吗???
我至今没想明白。

山木蓝就很反差萌了,他看起来冷冰冰的,但其实没有,他很细心很温柔,也爱帮别人,就是表情有点少。而且他有点……嗯……贤惠。没骗你啊,以前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曾经来过我家过夜。
我也不知道来干什么!不准在评论区问我!也不准科普!不要教坏小孩!
然后第二天我起来,发现早餐已经做好了,是我最爱的儿童套餐,薯条和培根,还有我哥最爱的老年人套餐,白粥加水煮蛋。
我坐下来尝了一口,简直难以置信——这是什么天赐美味???我以前吃的东西都是糟糠吗??哪来这么好吃的东西??!!哥哥你为什么才把他拐回来!!

所以我超级开心他们在一起的。
但。

这两人,特别黏,黏到掉牙。我记得他们要带我去游乐园,我说好啊,然后快快乐乐的坐飞机去香港迪士尼。他们坐在一起理所当然嘛,肉麻一点牵着手也正常,可是我不知道坐在一起的两个人为什么要咬耳朵,还在笑!特别是我哥,他从小到大都爱笑,现在有了恋人,就更加爱笑了。我真是不明白了讲什么悄悄话啊,不就坐在旁边吗?本来靠得就近,还要在对方耳边说话,是不是想要亲上去啊?!

……好像挺有可能。

……还好本姑娘记得带眼罩。

到了迪士尼,他们给我买吃的买喝的,还陪我在明日世界玩了次飞越太空山。
被他们伤害的感情渐渐回来了,我一口一个小丸子一口一个甜甜圈这样想道。
明日世界的设计很和我口味,我在里面玩跳舞机玩得很开心,结果一转头,发现他们在娃娃机前面。我当即吓坏了,谈个恋爱怎么好像把他们变成小孩了?大学生了还跑去抓娃娃?这就算了,怎么没叫上我?!
居然没叫我去抓,我心灰意冷。想当年本姑娘只用一个币就可以抓完一整箱娃娃,他们竟然没想要带我玩,哼,连这么一个高手都没发现,怎么可能发现得了好时机来按键抓娃娃。诅咒你们抓不到你们抓不到抓不到……
不知是我的诅咒有效,还是他们真的太倒霉,两人每次都是抓住娃娃了,却在拉上去的时候又坠落,浪费了好多游戏币。我在一旁看得揪心,哥哥啊你好歹也是本高手的哥哥,怎么会抓不到!
后来他们两个不知道聊了什么,一起拍下了按键,铁爪子晃晃悠悠抓住一只玩偶,一路摇摇欲坠地运到出口,轻轻一松,掉进出口。可算是抓到一个。
也许是负负得正?
我正想着呢,他们就走过来,把夹出来的狐狸娃娃送给我,我哥还笑着揉揉我的头。
那一瞬,我觉得我可以原谅他们一直的虐狗行为。

事实证明,不存在的。

这两小孩可能是突然觉得抓娃娃挺好玩的,两个人一起抓更是手气爆棚,于是他们手握着手,玩了一个下午。一个下午!我在旁边看了一个下午!!
哼!
我在这里,就要理直气壮,无理取闹地气一气了。
就算他们把所有的娃娃都给我,我要气;就算娃娃都是最爱的狐狸我要气;就算真的特别可爱我也要气;
……我还想要另一箱的狐狸娃娃哇!!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真是秀到极点。

好吧,看起来我这里气那里气的,可我觉得很满足。
虽然两人腻到我快掉牙,虽然有时候肉麻到让我搓搓手臂想赶紧离开。
但我,真的太高兴了。
身边的人终于找到幸福了,终于也成为一个散发着让单身狗不适的恋爱的酸臭味的大人了。

他们以后的路,不会再孤独。

获赞  520k    收藏   99999    评论13140

——

查了一下
满天星的花语是真心喜欢,纯洁
山木蓝的花语是冷淡,挂念

随手打出来的名字却意外地和有他们相似的点,哈哈。

【双道长】我头晕

  
  
  [小甜饼]
  晕车梗
  高中时代
  ——
  
  他们好不容易才赶上这班车。晓星尘一眼看见在车尾有两个空位置,拉着宋岚的手腕坐在后面。
  
  前面的情侣紧紧挨在一起。女孩子好像在晕车,小脸发白,咬着嘴唇皱着眉,好不舒服。
  
  男孩子轻轻摸着她的头,她低着头埋在男孩子怀里。
  
  晓星尘用余光瞄了眼宋岚,宋岚神色平常,脸没发白,唇没有紧紧抿住,连眉毛都没皱起。
  
  一点晕车的迹象都看不出来。
  
  车里的空调呼呼吹往晓星尘后颈,后脑勺的发丝轻轻蓬起来。他摘下耳机,转头对宋岚说:“外面那么热,里面的空调虽然凉丝丝的,但是气味却又很怪,说不定制冷剂被晒到变质了。”
  
  “要是晕车的人在这,估计要像前面那个女生一样受不了吧。”
  
  宋岚放下手里拿着的书,抬头看前面的人。
  
  这本书他没怎么看进去。因为他们刚一坐下,晓星尘便靠着他,紧紧握着他的手,黏黏糊糊地跟他十指相扣。宋岚感受到对方温热的手掌,没做声,缓缓回握住他。
  
  好像有点肉麻,两个十六岁的少年居然傻兮兮地学着电影里的戏码,偷偷在椅子下牵手。只是今天算是第一天约会,再怎么傻也顾不上了。
  
  宋岚看到前面那对情侣甜蜜地靠在一起,男生搂着女生,女生趴在男生怀里。
  
  他对晓星尘点点头,“看起来真的很难受,还好你和我都不晕车。”
  
  晓星尘轻轻捏了一下宋岚的手,悄悄暴露自己的小心思,“也不一定。以前你是不晕车,但是现在车里气味那么难闻,我闻着都想皱眉头,你哪里受得了。你不舒服可要告诉我。”
  
  宋岚吸了吸车里的空气,没觉得很难闻,“还好,不算难闻。”
  
  “这样吗……”晓星尘的暗示没被解读成功,只好继续加大力度。他神色夸张地叹一口气,一头栽在前面的椅背,作无奈状。
  
  宋岚见他这样,略有不解,“怎么了?”
  
  “我以为你会很不适应车里的气味呢。”
  
  他是将额头抵在椅背上的,眼睛早已偷偷转回来,稍带期待地望着宋岚,等着宋岚回答。
  
  “没有不适应。”宋岚疑惑地回答。
  
  “真的?我觉得好难闻。”晓星尘继续说。
  
  宋岚沉默了一瞬,然后对晓星尘说:“星尘,你是不是很难受?”
  
  晓星尘满心期待被堵在胸口,心想对方就是个木头脑袋,何必强求。他闷闷转头,“不是。”
  
  宋岚见晓星尘眉间略带忧伤,心里更加断定是他晕车,只是不好意思讲出来。
  
  想来是车里的味道真的让人不舒服。
  
  宋岚连忙脱下自己外套,叠成方块状,递给晓星尘,“拿这个垫着休息吧,会舒服点,我们很快就到站了。”晓星尘转回来,看到他眼睛里的点点担忧,比空调还让他舒心。
  
  晓星尘拿下外套,没枕着它,反而对宋岚弯起嘴角,双手揽住他,
  
  “这都被你发现了。不过靠在椅子一点也不舒服,我得靠在你身上。”
  
  
  
  
  
  

【双道长】杏花变(续)


    ooc
  杏花变的续篇
       前文见tag或主页
  现在是爱甜女孩
       乱用官名
  ——

  一、

  江湖总是很热闹。
  
  混迹客栈、茶馆、酒馆里的说书人几乎在同时向大家说那位在一夜之间名声大噪之人,众人在下面听得热血沸腾,恨不得也跑去一个山头怒战土匪,救下样貌异常秀丽的官家女子,与她共结连理,好生怜惜。
  
  此人年方十七,品貌非凡,剑技冠绝一时。
  
  曾救过郡守之女,女子容貌艳绝,传言对他一见倾心,却被婉言谢绝,终日掩面而泣。
  
  实际也没有。郡守只是送了箱金银珠宝作为谢礼,女子在旁盈盈一拜,道:多谢。晓星尘微笑着回了句不用,便再无交集。
  
  但江湖的侠士,就是偏爱英雄救美,以身相报的,倘若以无果结尾,又收获一筐子看似豪爽实则善感的女侠们的青睐。
  
  借此,说书人赚得满盆钵体。
  
  面对流言蜚语满天飞,晓星尘只好改路而行,专走官道,以此来躲避爱走山路的江湖人。
  
  春日融融,鸟儿娇啼,晓星尘手握一把芭蕉叶,本是用来盛水洗野果,如今竟又遇几个土匪拦住去路,他将叶子举过头顶,说出来的话微带笑意,“在官道竟也有土匪,就不怕劫到的人是皇亲国戚,权贵世家吗?”
  
  土匪头头哼哼一声:“就是专门劫皇亲国戚的,劫江湖人哪有前路走,又累又没钱。现在我劫你们富贵人家,随口威胁一下那些公子小姐,他们立马被吓到让侍卫不要轻举妄动,再多吓几句,几箱钱财马上到手,有时候还可以劫几个如花似玉的娘子。多好。”
  
  “看来你们不止夺人钱财,还祸害女子。”晓星尘见土匪头滔滔不绝,满心炫耀的模样,眼神微冷。他将芭蕉叶放下,提起剑鞘,“那就不值得我拔剑了。”
  
  通体银白的霜华被匿于剑鞘之下,只有晓星尘斜劈时才可窥一点光亮。
  
  土匪自然敌不过剑法精妙的晓星尘,甚至做不出反抗的姿态就已经栽倒在地。
  
  “妙极!小小年纪剑法便如此精纯,天赋极佳。”忽有一阵掌声传来,晓星尘侧头望去,一列军队缓缓而来。
  
  领头的是位年纪较长的将军,身穿银灰色盔甲,威武高大。身旁是一位少将军,年龄看起来与晓星尘相当,格外白净,眉眼坚毅。
  
  身后招扬一面旗子,大大的一个宋字。
  
  “多谢。”晓星尘从未见过武将,心里思量也许江湖人差不多,便摆起江湖人随意率性的拱手礼道。
  
  大将军没把晓星尘那对于朝廷官员来说算是怠慢了的礼放心上,他下马走至晓星尘面前:“未开剑锋便可将四人在眨眼之间打倒,着实厉害。不知少侠姓名?”
  
  晓星尘云里雾里,一时搞不清对方意图,并且他也不知对方是何职位,只好胡乱抉择,称他将军。
  
  “将军缪赞,草民晓星尘。”
  
  “宋岚。”
  
  谁知方才还在马上的少将军从大将军身后冒出来,神色淡淡地说道。
  
  “小将军好。”晓星尘依法炮制。
  
  听起来有点过于亲密了。
  
  宋岚第一次听他人叫他小将军,半响才应道:“少侠好。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对方白玉似的容貌,却透有一股坚不可摧的气势,如墨的眼眸藏着无边风光,晓星尘站在他面前,仿佛看见了边塞挺立的白杨树,看见了边塞久久才消的晚霞。大漠风景好似尽数收于他身。
  
  不觉盯着有些久了,晓星尘回过神来,连忙对宋岚道:“小将军,在下一介草莽,烦请多多担待。”
  
  宋岚摇头:“少侠,我是少将军,不是小将军。少侠随性即可,我们武将也不是拘束之人。”
  
  晓星尘点头,“好的小将……少将军,抱歉一时分不清,小将军和少将有何不同?”
  
  “少将军是官名。”宋岚道。
  
  “那小将军?”晓星尘问。
  
  “不知。”宋岚看了眼晓星尘,“小将军是少侠叫的,当然是少侠才可解释。”
  
  晓星尘突然想摸摸鼻子,小将军是他随口叫的,哪有什么意思。
  
  宋大将军此时插上话来:“少侠可称得上少年天才,本将冒昧一问,少侠可有入伍之意?与我宋家军一起保卫国土,一起捍卫边疆。”
  
  晓星尘愣怔。他才刚下山,游历人间不过三月,多少繁华未曾看,多少乐趣未曾寻,如今要抛下那些,去看边塞风沙,日落大漠?
  
  他看着小将军,却没能摇头。
  
  
  二、
  
  后来晓星尘从军了。
  
  晓星尘在兵营里很耀眼,晋升速度很快。
  
  只是小将军更快,他突然有天,从一个五品官变成了二品的金吾卫,回京掌禁宿。
  
  而为了磨练他,宋大将军把他送到西北军处,和宋家军暂时分开。
  
  对于没有准备的人来说,凡事都是突然的。
  
  所以晓星尘无从适应宋岚突然回京,也无从适应宋家军突然覆灭。
  
  他以为会永远在一起。
  
  天地可见,朝廷倾覆。直到晓星尘成为了定远将军,渐渐了解朝廷黑暗才知道,宋岚回京是皇帝害怕宋氏势力过大,让宋氏如今单传做一名京城官,暗自威胁,宋家军覆灭是皇帝推波助澜,偷偷断了粮草,使宋家军死于敌军之手。
  
  晓星尘将自己锁在营地好几天后,叫来副将,吩咐诸事,而后快马加鞭,擅自离守,提剑上京准备斩杀皇帝。
  
  最后奔到玉门关,又生生勒住缰绳。
  
  他忽的醒悟,宋岚就在京城。他的小将军一定知道了,京城比边塞暗涌更多,消息也灵通得多。
  
  于是他回营地,写信询问当年之事,宋岚回信很快,他说早已知晓,不愿你看见人间丑恶,才隐瞒事实,我已独自在京城积蓄力量,欲一举反帝,框扶新皇。新皇人选是摄政王,帝皇之弟,他明智通达,一定是个好皇帝,一定会为宋家解冤。
  
  晓星尘提笔回道:好。我在边塞,祝他一臂之力。
  
  南蛮突然入侵,在晓星尘好不容易能和宋岚在京城见面的时候。
  
  晓星尘只能带兵去南方。
  
  而到达战地,士兵突然反叛,晓星尘的兵马在西北,一时半会支援不来。所幸宋岚来了。
  
  
  三、
  
  两人对两拨追杀,虽说活了下来,却早已筋疲力尽。
  
  入夜,深林幽幽,溪水潺潺,明月将自己清辉洒满一地。
  
  晓星尘在山洞里照顾受伤的宋岚,现在他身上没有药。
  
  他将自己里衣撕成布条,从野外采来的地榆嚼碎,涂在布条上,缠绕宋岚胸腔上的伤口。
  
  莹莹月光照进来,把宋岚的脸照的愈发白。晓星尘心下一缩,俯下身来,脸靠近宋岚鼻尖,感受到缓慢但均匀的呼吸才略微放下心。
  
  此时他们靠的无比接近,接近到晓星尘可以听到宋岚的心跳声。他安静听了一会儿,渐渐发现自己心跳与他的心跳重合了。
  
  鬼使神差的,晓星尘伸手用指腹轻轻触碰着宋岚隔着布条的心腔。只觉自己的命也在上面了。
  
  月亮慢慢隐去身形,放松地枕着云朵睡了。
  
  一道闪光突袭,晓星尘反手抽出霜华,正面架住杀手的剑。
  
  无人说话。
  
  只有剑击鸣鸣。
  
  
  四、
  
  已到五月,宋岚还未寻到晓星尘。
  
  他隐姓埋名地找,执着不懈地找。
  
  宋岚一路向北,途经一片杏花林,原本纷飞满天的杏花快要落尽,只剩几片还顽强地挂在上面,而风轻轻吹过,它们只能旋转着,飘到宋岚的发间,肩上,还有他的怀里。
  
  鲜红似火的花瓣终于全部落尽。
  
  宋岚正用手拍落满身花瓣,一双修长白皙的手便伸过来,也替他拍去落红。
  
  宋岚定住了。
  
  那双手拍着拍着,忽然拥住他,身后人将脸埋在他的肩窝处,声音哽咽:“子琛,我回来啦。”
  
  
   ——
  end
  
  这是第一篇古风,磕磕跘跘的终于完成了。
  原本以为下午可以写完,但是修修改改,又删来删去,浪费了超多时间(虽然改了很久但是也没多好
  好像又延迟了,但是我还是觉得给大家吃粮总要负责嘛,质量本身就一般了还不好好改这不是欺负你们嘛。
  太感谢之前包括现在给我红心蓝手和评论的人了
  
  
 
  
  
  
  
  
  
  
  

【双道长】别

  

        有人送蛋糕到家里。

  宋岚略略看了眼,心里明白是谁。才刚搬家几天,谁也没告诉,那个人还能摸清住址顺便送上生日礼物。缠人一级棒。

  宋岚没打开,他觉得蛋糕应该是酸到极点那种。蛋糕的味道悠悠飘出来,让他的眼睛骤然一酸,快要落泪。要是那人站在面前,宋岚一定会一本正经地告诉他:咬下去大概就是嘴里嚼着酸涩的果梗一样的感觉。

  说笑了,不会有机会和他说话的。

  也没想过要不要打开那用烂俗的红丝带系着的盒子。不用考虑。

  盒子包装是市面上最常见的图案堆积在一起,五彩缤纷,毫无章法,像专门给小孩子的包装。

  扎丝带的手法真土。宋岚盯着蛋糕好久,心里添了句。盒子上面土里土气地扎着蝴蝶结,一点也不对称,将扎丝带的人的笨拙体现得淋漓尽致。

  外面漫天飞雪,宋岚出去又回来,踩在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听起来像落在玉盘上。

  那个幼稚、用红丝带系着、土里土气的蛋糕静静躺在楼下垃圾桶里。

  

  第二日,送蛋糕的人悄声而来,胸腔蓄着满满的勇气,准备上楼敲门。当他目光触及楼下垃圾桶里的东西时,瘪了。

  晓星尘知道,真的已经结束了。

  

  蛋糕静静躺在那里,红丝带愈发鲜红,好似还在脸红于昨日被一位清冷不似世间人的二十三岁男人所轻吻。

  用他冰冷的淡色嘴唇,微微颤抖着吻在那个一点也不对称的蝴蝶结。

  他在想,不要再来了。我怎么舍得走啊。

  

  ——
        分手快乐(。)

  

 

霜雪集到了!一回家就可以看真开心。
@云梦睡虎地牌匾。

第一次写古风
好像虐到别人了
我觉得不刀x
因为我心里早有后续啦
还是甜甜的我,后续会甜回来的
下午发
高考假期正好放假,可以补债啦

咳。
有人要找我唠嗑吗?
可扩列可互关微博
很喜欢大家啊所以来找我玩好不好啦
预警→我幼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