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晚晚——有点懒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是阿箐的男友!阿箐姑娘世界第一可爱!以后开宝马去娶她!
叫我晚晚就好!
双道长不拆。
晓宋。(主产)
@傅清欢←是心头宝,爱ta一万年!
岚宝/宝岚。(张楚岚和冯宝宝,死吃!)
lof里爱讲废话,讲了又删
产粮的动力是我爱的cp和你
热爱评论
不成熟不佛系,菜得一批。
我也喜欢你💖💝

【置顶】

你好哇!今天是你cp牵手接吻结婚的日子!

挚爱双道长,产晓宋粮。

我永远爱双道长!

叫我晚晚就好。

没什么脾气,话挺多的,希望不要嫌弃。

超级喜欢大家的评论,在我心里→评论>红心>蓝手,对于推荐没什么感觉,以我来看,一颗红心能告诉我你喜欢,一条评论能代表你被我戳中说话的点,小蓝手大概是你觉得可以给别人看看?可是我宁愿你点红心……起码那代表你喜欢,你的感受才重要啊。

日lof完全没问题,文笔不好,大家谨慎点开哦!只有一个请求……起码留一条评论吧QAQQQQQQQ没有评论我会以为你只是在麻木地点红心而已呜哇!我真的超爱评论的呜。

底线是星星和岚岚还有阿箐……不要欺负他们哦……大家都是社会人,你应该知道没脾气只是场面话的对吧?

我也喜欢你。

【双道长】实名diss

  
  
  
  #晓星尘今天凉了吗#
  
  
  
  我晚某人今天就要实名diss近来突然火爆的新人晓星尘。
  
  
  你家晓星尘买粉买热度无误,完全石锤。刚出道第二天粉丝就破百万,人气榜蹿升到前三名,新晋明星榜第一不要太好笑,经纪人阿箐姐姐,我求您走套路别走得那么明显,我在娱乐圈那么多年了,见过多少大风大浪,见过多少奇迹,可我真没见过有人一出道就火得那么厉害的?您以为生活是小说?
  买粉买热度还不够,顺便把今年的金鱼奖也买了,一波六六六送给你家晓星尘,今年竞争金鱼奖的都是影帝,你一个新人拿走,是不是买的我们看不出来?去你的天资卓越,惊绝艳艳,第一部电影就拿奖,您以为生活是杰克苏小说?
  
  
  事情当然不止一件,镜头之下就敢跟组合成员宋岚拉拉扯扯卿卿我我,时不时搭肩膀相视一笑,我科科,请问能好好采访吗?炒cp也要有个度吧?您家cp粉天天磕糖快乐得像个变态一样,瞅着微博不放,眼看就要磕傻了。
  说起乐,你家晓星尘还真是乐得很,微博里不发照片不发行程成天就转发营销号的笑话,活久见活久见,点进微博满屏“哈哈哈”,微博底下评论除了惯例有组合成员宋岚正常提问哪里好笑之外,小星星们也全都在“哈哈哈”,这个群体从正主到粉丝都得病了吗?这样的人是怎么火起来的?
  
  
  不用多说,当然是靠后台了。
  
  
  底下的小星星们别不服气我为啥拿后台说事儿,你们成天就洗白晓星尘没背景没势力,全靠自己。我笑笑不说话,还真当全世界都是傻子啊,你家晓星尘后台有多硬我不了解?已退圈的前辈抱山老师跟他关系匪浅,听说是亲传弟子,宠得不得了,圈里人谁不羡慕?
  偏偏你家晓星尘还澄清这事,跟大家说一入圈子就再也不会得到师傅的帮助,一切都要靠自己努力。自己给自己贴个励志奋斗的标签六六六,难道你要告诉我所有的成就都是你自己拼回来的?老哥,你今年才十七!出道才一年,圈里各路制片大神邀请你的却已经超过三分之二!你告诉我是通过自己得来的?请问你是神仙吗?
  
  
  最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位爱豆经常卖善良人设,什么流浪动物都要带回家,不说猫猫狗狗那些,我就很奇怪,哪有人捡到狐狸的???狐狸怎么会跟人类回家???最后居然还收养了这只狐狸甚至在狐狸生日的时候做了一个狐狸簪子,那簪子也就小学生水平,粗糙得不像话,你们是怎么看出来心灵手巧的?你们是光看脸了吧。他除了脸还有什么啊?
  
  
  球球各位小星星别着急说我,我说的都是事实你们有什么可反驳可嚷嚷的?学学隔壁的岚粉的安静可以吗?
  
  
  晓星尘这种天天除了卖人设炒cp和转发笑话哈哈哈之外啥也不干的明星,不好意思,迟早都要凉好吗。
  
  
  
  

  ——

       反话大全
  
  粉似黑2333

  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双道长】恋爱三事(1)

     高中

  是早恋的他们

  

  ——

  

  晓星尘捧着一桶爆米花进来电影院时广告都快要结束了。

  

  他猫着腰走到第七排的16号座位,身边的位置上坐着人等他。晓星尘对那人弯了弯嘴角,“买好回来了,幸亏还没开始。爆米花大份,应该够我们吃的。”

  

  这还是他第一次买爆米花。以前晓星尘是不买爆米花这些零嘴的,看电影就是看电影,只是现在和宋岚一起出来,他眼珠一转,揣着不知名的心思,买了爆米花,却只买一桶。

  

  说着,膨胀柔软的爆米花被晓星尘放在两人中间处,香甜的味道飘开来,钻进他们的鼻子。

  

  “你吃就好。”宋岚却对爆米花没感觉,他收了收脚,方便晓星尘走到自己左边的位置。

  

  晓星尘经过宋岚,坐下来偏头看着宋岚说:“那可不行。你先尝尝看,闻起来不错,好像很甜。”

  

  那就更不喜欢了,宋岚看了眼那桶爆米花,小小的一颗颗挤在纸盒里头,颜色是米黄色,有些表面还沾了点透明糖浆的样子,反着点点灯光。

  

  “你吃吧。”

  

  “我要一个人吃光?子琛,别这样啊。”

  

  晓星尘边说边拿了一颗吃,很倒霉的是,那颗恰巧只爆开了表面,核儿还是硬的。晓星尘一咬爆米花,牙齿顿时被磕到了。有些疼。

  

  宋岚没听到晓星尘继续讲话,侧头去看,见他脸都皱起来的样子,连忙问:“怎么了?”

  

  “……一不小心咬到了舌头……算了,我不吃了。”晓星尘自己挑了颗硬米花,心里好气又好笑,干脆夸大伤口,任性地凭着这理由不肯吃这爆米花了。

  

  “很疼吗?”宋岚皱起眉头,有些担忧。

  

  “没有,我不疼。”晓星尘被宋岚这么一看,气没有了,心一下就软了。他觉得嘴里那颗硬邦邦的玉米的味道突然变得甜滋滋。

  

  “不过,这桶爆米花怎么办?”晓星尘把爆米花推到宋岚面前问,“子琛,你不如先尝尝,要是喜欢,就帮我把它吃完吧。”

  

  “哦。”宋岚不疑有他,顺着晓星尘的意思点头,“那……我去帮你买点喝的。”

  

  “不用了,这里只有可乐。”晓星尘笑了笑,将爆米花塞进宋岚怀里,面容冷淡的高中生搭配上膨软的甜甜爆米花,反差得着实可爱。

  

  宋岚听了,又哦了一声,明白晓星尘不喜欢可乐。假如喜欢,刚才就买回来了。

  

  晓星尘没买可乐,两个人的可乐都没买。

  

  以前体育课晓星尘买过给宋岚,宋岚没喝两口就放在旁边,想来是不喜欢的,不给他买比较好。而宋岚不喜欢的东西,晓星尘也没什么好感,这次便只买了爆米花。

  

  并且,晓星尘拒绝喝可乐的原因,不只是不喜欢。今天可是难得的约会,他只想宋岚陪在身边的时间久一点,能多久就多久,否则回到学校,又要变身地下党员了。

  

  电影院里的空调风力很猛,宋岚起初觉得凉爽,现在却有些冷,快要冷出鸡皮疙瘩。

  

  不过他有外套穿着,旁边的晓星尘却是直面冷风,并且没穿外套。

  

  宋岚还没开口问他冷吗,心就开始担忧起来,自己穿了外套都觉得冷,星尘没穿,一定更冷吧。

  

  想着想着,宋岚就要马上脱下外套给晓星尘披上。晓星尘听到衣服摩擦的声音,转头看宋岚,他是多聪明多了解宋岚的人啊,几乎是一瞬间,他便明白了宋岚在想什么。

  

  晓星尘哭笑不得:“我可不是女孩子,身体好的很,再说,你把衣服给我,自己怎么办?”

  

  “我无所谓。”宋岚答道。

  

  “……我有所谓,好了,穿上吧。”晓星尘一顿,一会儿了,才弯着眼,对他温柔一笑道。

  

  宋岚拗不过他,只得穿回去。

  

  但没过多久,他伸手过来,握住晓星尘的手,“我的手现在是热的,你牵一牵,也许就不冷了。”

  

  原来,方才宋岚把衣服穿回去,是为了捂热自己的手。

  

  温热的手握过来,晓星尘不自觉怔愣,却听得宋岚一番话,犹如一记直球,直击到心里去。晓星尘耳根渐渐变红,一向能言的他此刻说不出什么,只暗自道:

        我不冷,反而热死了。








        ——

  
 
  不过,牵手了,也算是满足了今天吃到硬邦邦的玉米的晓星尘只买一桶爆米花的算盘吧。

  

  ——

        复健,卡死我了QAQQQ

我真的超级超级不理解!!!!!!!!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为什么我现在看到晓星尘和宋岚两个人甜甜蜜蜜如胶似漆时我还是那么!!!!!!!还是那么激动那么害羞那么想尖叫跑圈那么想哐哐撞墙啊!!!!!!!!!!!!!我是那样容易化身脑残cp粉的人吗?!!!!!!!!!!而且我,还常常觉得自己喜欢他们没多久啊!!!!坑龄明明都快有第一个年头了!!!!但是总觉得,总觉得自己好像才在昨天喜欢上他们的!!!!!心情和当时居然没两样!!!
可恶!双道长到底是个什么神仙cp?

【双道长】可乐与牛奶

  有点皮的星星

  ——

  

  小区楼下那家小龙虾店大抵是换了个良心厨师,味道起码要比以往辣上两倍。

  

  这是晓星尘一大口咬下去的心里冒出来的第一句话。

  

  而后他又毫不犹豫地咬下第二口。

  

  辣椒的特有的呛味直袭鼻腔,嘴里像被一把火烧着,从舌尖一路烧到喉咙管,又麻又辣的味儿在口腔蔓延,晓星尘额头已经覆上薄薄一层汗。

  

  正常人此刻只想赶紧扔掉手里的小龙虾,拿起冰水大口大口地灌下去。

  

  晓星尘不是,

  

  他爱辣,特别爱,越辣越爱,

  

  他一口水也不想喝,只跃跃欲试地将手伸往下一只小龙虾。

  

  

  

  

  宋岚戴着手套在一旁帮他剥虾壳。

  

  他一边剥虾壳一边皱起鼻子。宋岚不爱辣,越辣越不爱——这锅小龙虾辣气冲天,宋岚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要被熏出点眼泪来。

  

  所以晓星尘也没让宋岚帮他剥虾壳。

  

  只是宋岚有不得不坐在餐桌旁的理由。

  

  晓星尘吃着吃着,抬手抹了把鼻翼和额头上的汗,大拇指指甲盖不小心蹭到眼皮处,一种火辣辣的感觉迅速在他眼旁点燃。

  

  “辣辣辣!!!”晓星尘立刻蹦起来,宋岚习以为常地抽出一张湿纸巾,一如往常的细心替他擦眼角周围——依宋岚对晓星尘的关注度,刚刚他清楚地看到是这里被沾有辣油的指甲盖蹭到。

  

  你看,假如不坐在他身边,看着他吃东西,指不定又会发生什么怪异情况——在宋岚看来,自己给自己眼睛抹油的行为,确实很奇怪。

  

  宋岚一边在心里叹息,手上动作没停,还顺便给晓星尘擦了擦又冒出来的汗水。

  

  晓星尘脸上冰冰凉凉的,舒服地让他眯起眼来。

  

  他那时心想:没有子琛我可怎么办啊。

  

  

  

  

  没有可乐我可怎么办啊!

  

  晓星尘吃完一整锅的小龙虾,狠狠的过了把瘾,后遗症也来得厉害。他现在要是喝不到可乐,就要辣死了。

  

  晓星尘飞快从冰箱里拿出来可乐,想要拧开,宋岚却上来摁住盖子,不让他开,“别喝这个,可乐不能解辣,对身体也不好。”

  

  尽管语气很关心,但晓星尘被宋岚话里所透出的意思说懵了——不喝可乐???不能解辣???

  

  晓星尘想起以前单身时,每每吃完辣食都要灌一瓶可乐,冰冷的饮料流过喉咙的感受足以让他重生。

  

  他便摇摇头:“不不,可以解辣,不能不喝。”宋岚闻言瞪了他一眼。晓星尘马上打消了把可乐抢过来的心思,只能做出最后的挣扎:“可我真的要被辣死了!”

  

  这话一点用也没有,家里做主的人说不能喝可乐,就不能。

  

  晓星尘知道不能硬碰硬,只能服软。他面上刚要做委屈状以曲线救国,宋岚却突然从冰箱里拿出牛奶,看着那牛奶,晓星尘一下明白他的意思,立刻摆手:“阿箐的牛奶我怎么能要,以后她长不高就有借口说是因为我了!说我偷喝,让她不能顺利完成每天的钙吸收计划才长不高!”

  

  “喝一盒而已,她一天喝两盒,冰箱还有两箱。”

  

  “不行,哪有大人喝牛奶的啊!”

  

  宋岚见惯了晓星尘的插科打诨的伎俩,淡淡问道:“哪有大人喝可乐的?”

  

  晓星尘一噎,他心里也知道,喝可乐这些碳酸饮料是高中生的事。只是他眼珠一转,笑眯眯地对宋岚说:“也对,大人不喝可乐。大人不需要喝东西来解辣。”

  

  宋岚微微歪头,正疑惑着为什么晓星尘突然转了口风,就感受到一股炽热的鼻息靠来,滚烫的唇舌贴在他的薄唇上,舌尖撬开齿关,来缠他的舌头。

  

  “等……等……”在晓星尘靠过来时,宋岚已经预知到假如被吻了会是什么结果,只是来不及推开,晓星尘在下一刻就吻了上来。

  

  宋岚颇为懊恼地咬了口晓星尘的舌头,晓星尘笑了笑,冲他眨了眨眼。

  

  

  

  当天下午阿箐放学回来,打开冰箱正准备喝牛奶,下一秒她就叫起来:“谁偷喝了我的牛奶!!竟然还偷喝了两盒!!”

  

  

  

  

  ——

        谁偷喝了阿箐姑娘的牛奶?(。)

【双道长】我头晕(2)

  我会把它写成一个系列吗x

  高中时代

  ——

  

  昨晚宋岚没睡,今早才睡个把小时。但时钟此刻却指着七点四十,冷酷无情地告诉他——就算只睡了六个小时,也是睡过头了。

  离赴约的时间还差十分钟。

  宋岚没多想,决定省去吃早餐的时间,换好衣服就出门。

  只是临走前还跑去浴室,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好久,迟疑地拨了拨额前的碎发,将它拨到后面去,后想了想,又把头发拨回去。

  

  

  宋岚几乎是踩点到车站的,晓星尘见他来了,没说自己等了多久,只伸手替他理顺额前被风吹乱的碎发,“急什么,我没走车没来,车来了我也不走。”宋岚点点头,神色平常,只是呼吸稍有的急促,和胸腔略显快速地跳动的心脏表明其主人是跑过来的。

  只是一个点头,与往常无异,可在陷入恋爱的高中生眼里就很不一样——此时的灿灿金光洒在宋岚长长的睫毛上,

  足以让他的心,忽然一动。

  

  人来人往的车站里,谁也不知道方才有人上一秒还替人家理头发,下一秒就撩起他的刘海,极快地在额头蜻蜓点水,献上一吻。

  “星尘——”宋岚虽说早已习惯对方的袭击,但这里终究人多,他面皮子薄,观念保守程度高,心里对晓星尘这行为指指点点个没完。

  不知是谈恋爱会拿走人的智商,还是会给人莫大的勇气,晓星尘此刻好似起了兴致,没顺势向宋岚说几句好话服软,反而笑眯眯地应了:“哎——我在。”

  一副不知悔改还要再接再厉的架势。

  “这里人多。”宋岚往旁边挪了一步,拒绝和晓星尘过于亲密。

  晓星尘身边空出来,有些不解:“我们什么关系?人多就人多,我们亲密点怎么了?”

  宋岚没理他,心里反驳:亲密可以,亲我不行。

  晓星尘不愧是宋岚的前任挚友现任恋人,一眼看出宋岚心中所想,他想了想,竟也反驳道:“是子琛点头的样子太可爱了。”

  宋岚安静地又离开他四步。

  晓星尘:???按照数数顺序应该是走两步吧,怎么翻倍了???

  

  

  他们一直在等车,车却还没来,晓星尘用手机查了一下,还有十几分钟到站,他侧头对宋岚说:“我们买杯奶茶?还有十三分钟车才来。”

  宋岚没敢点头。

  

  

  只是头不动了,肚子却叫了一声,似乎在抗议主人为什么又不吃早餐又不喝奶茶。

  晓星尘耳尖得很,又对宋岚的事情特别敏感,于是便盯着宋岚眼睛问:“胃胀气还是没吃早餐?”

  宋岚犹豫半天,选择坦白:“睡过头了,起来也没时间吃,干脆不吃,饿一顿而已。”

  “昨晚熬夜了吧,学生会又把你当机器使了?”晓星尘敏锐地察觉出真相,“有什么额外工作你叫我,我们一起搞,学生会和团委虽然名字不一样,但是干的事情差不多。工作那么多,你一个人弄这些能不熬夜吗。”

  “逞强好玩?饿肚子好玩?”说到后面,他气呼呼地冒出两句。

  一边气一边拉着他走到包子铺前边,和包子铺面的老板要了几个包子和一杯奶茶,最后叮嘱:“热的,都要热的。”

  “好嘞!豆浆在旁边,您先选一杯,包子马上蒸热。”晓星尘便伸手摸摸一干豆浆的杯身,一路挑挑捡捡,嫌这个太烫嫌那个太冷,直到摸到杯合适的才停手,他似乎还是气着的,却依旧转过头来对宋岚说:“先喝点豆浆,暖暖胃。”

  宋岚接过来,盯着豆浆半天,又瞅瞅晓星尘就算面上带气也盖不住对他的关心,觉得自己待会儿也该要说几句服软话了。

  他喝了口豆浆,心比胃暖。

  

  解决掉早餐,车恰巧来了,他们上了车,坐在一起。晓星尘偏过头,装作风景很好看的样子,一直望向窗外。

  宋岚心里还挺无奈,他虽然刚才想着要服软,可也不知该做什么,道歉指不定会更生气;俏皮话他向来不会说;身边也没有礼物给他买来致歉;

  哄人真是个技术活。

  宋岚思来想去,觉得讲几个笑话还实际一点。

  不曾想,是晓星尘这边先气消了,他自己主动回过头,颇有老妈子的模样,对宋岚说:“早知道就把今天的约会取消,让你先好好大睡一场,然后我亲自下厨,给你做饭,监督你吃饭。 ”

  晓星尘抬眼认真地看着宋岚:“子琛,以后不能这样了。”

  宋岚眼皮一颤,心口涨满。

  车身突然颠簸了一下,令宋岚往晓星尘那边倾斜,不经意间,宋岚的头碰到晓星尘的肩膀。

  他们是第一次有这样的巧合,这对青涩得过分的恋人,亲是蜻蜓点水的亲,拥抱是中规中矩的十字抱,牵手还没试过十指相扣。

  鲜少有其他亲密的举动了。

  也许是靠在晓星尘肩膀的感觉特别好,也许是受氛围感染,宋岚闭了闭眼,像在给自己打气,然后轻轻地将头搁在晓星尘的肩上。

  晓星尘耳尖倏地泛红:“子琛!?怎、怎么了?”

  “晕车……我想靠靠。”

  ——

  

  

  

  

  

  昨晚写着写着居然就睡着了!!!!!我昨天一篇粮都没交!!!!怎么可以!!混蛋!!!!(气到撞枕头






起落参商终不变:

啦啦啦宣一下下群,晓宋!晓宋!晓宋!大家不要进错了,这是一个交流脑洞的群,

【双道长】土味情话[江苏卷]

  [高考江苏卷]

    题目:语言

    合计  1451

    分数:零分

    理由:写了一篇爱情故事,脱离中心,并且虐了众多单身老师。

  ——

  雾气朦胧,上空还挂着些许发着微微光芒的星子,月亮还未隐去身形。天刚亮。宋岚醒来,把闹钟取消,免得吵到晓星尘。
  
  日月交替,将要消失的月光和初升的日光在此时一并出现,越过阳台,跳上晓星尘还在熟睡的脸。
  
  他在光的照耀之下更加好看了。
  
  宋岚盯着晓星尘片刻,才收回目光,结婚已有三年,还是改不了有空就看看他的毛病。
  
  拿起晓星尘挂在他腰间的手,掀开被子,起来准备换衣服。
  
  “……起那么早啊?”床上那人几乎是在恋人一离开时就醒来,他睡眼惺忪,懒懒地问道。
  
  宋岚回头看到他难得的懒散模样,感到新奇,“昨晚刷微博刷到几点?段子有那么好看吗?”
  
  晓星尘靠过来,从背后抱着他,像个小奶狗一样在他后背蹭了蹭,“我哪有,天天都和你一起睡,我什么时候睡你最清楚吧。”
  
  “可昨晚你半夜还睁开眼睛看我。”宋岚道。
  
  晓星尘听了,没先惊讶宋岚知道他昨晚睡很晚,也没害羞偷看恋人被抓包,反而突然凑到宋岚面前,盯着他的眼睛:“那时候估计有十二点多了吧,怎么还不睡?今天又一大早起来,是不是想秃头?”
  
  宋岚哪里怕他,只淡淡说道:“你也知道是十二点多?”
  
  晓星尘心里总算是虚了一点,但在一起那么久,怎么应对他自然知道,“想什么想到那么晚,还偷偷看我。”他亲了口宋岚,“想我对不对。”
  
  暗含讨好的一个蜻蜓点水令宋岚松了松眉头,顺着晓星尘的话点点头了。
  
  他有洁癖,但从来不排斥晓星尘。反而很喜欢晓星尘和他亲密。亲吻,拥抱,牵手,交谈时比别人更靠近的距离都很喜欢。
  
  “我要换衣服。”宋岚拍拍晓星尘的手。
  
  晓星尘手没放开,仗着自己手长,随意在衣橱里扒拉出两件,一边应道,“好的好的……嗯……我衣服也找到了,一起换吧。”
  
  宋岚心知恋人粘他,点头,“那就在这里换。”
  
  晓星尘笑眯眯的,也点点头,松开手,心里还没来得及幻想出什么,宋岚就一溜烟跑去浴室关门反锁了。
  
  晓星尘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对着浴室门口笑起来:“原来子琛也会耍小聪明了。”
  
  里面隐隐约约传来声音:“全是模仿星尘伎俩,不值一提。”
  
  
  
  两人闹了一会儿,可算觉得饿,今天轮到晓星尘做早餐。宋岚悠闲地坐在那里喝咖啡。
  
  晓星尘忙活之余,见宋岚又喝苦咖啡,拿出奶精和方糖,就要给他添上。
  
  宋岚推开那些东西,“不苦,我不用加这些。快去做早餐,待会还要上班,别迟到了。”
  
  “怎么不苦。上次喝了口我差点哭出来,五官完全扭曲了。”晓星尘神情认真,后又嘟囔一句,“提神用这个怕是想要让阎王爷把你提走。”
  
  看来晓星尘真的受不了宋岚的苦咖啡。
  
  宋岚无奈,只好使出杀手锏。
  
  他示意晓星尘低头,主动靠近他,温热的鼻息撒在两人脸上,“你亲亲我,尝尝苦不苦。”
  
  晓星尘微微瞪大了眼,有些呆。宋岚却已经吻上去。
  
  晓星尘反应过来,扣着宋岚后脑勺,深深地吻回去。舌头在口腔里交缠,难舍难分。
  
  好一会儿,他们才分开。宋岚点点桌上的咖啡,问他:“苦吗?”
  
  晓星尘对他笑了笑,透出一股满足:“甜死了。”
  
  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人说这咖啡苦了。
  
  晓星尘喜滋滋地喝了口咖啡,“甜啊,甜到蛀牙。”他舌尖还残留着咖啡的苦,但是一想到刚才宋岚的吻,宋岚的舌尖和嘴唇,心里就像一罐碳酸饮料,得意得直冒泡。
  
  哪里苦啊,真是甜翻天。
  
  

  吃过早餐,因为晓星尘的工作要求员工要比较早到,于是他先出发。
  
  只是晓星尘在踏出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看了眼宋岚,不知想了些什么,整个身子都转回来,对他轻声道:“昨晚我没睡,因为我看到微博里那些土味情话,还挺厉害的,好像很撩人,大家都在下面啊啊啊地评论。”
  
  “我就想,和你说的话会怎样。”
  
  宋岚淡定戳破他幻想,“我不会那样的。”
  
  晓星尘盯着他眼睛,认真道:“我知道,所以,就和你讲一个好了,最土那个。”
  
  “我爱你。”
  
  
  ——
  
  自制土味情话(≧▽≦)
  

  

  

【双道长】身边的人突然谈恋爱了是什么体验?


知乎体警告!

沙雕到极点!

阿箐她超可爱的我写不出她万分之一呜呜呜

——

身边的人突然谈恋爱了是什么感受?

【已关注】[白色是最好看的颜色]回答:

居然有人艾特我来回答这个问题。
你真是问对人了。
预警!
接下来是两个男的各种秀晒炫合集,基佬爱情故事,受不了就走,敢留在这里说酸话,老娘一杆杆戳死你。

回归正题,这个我真是深有体会。感觉超级秀,晒我一脸。
本姑娘活了二十有余,见过多少情侣,就他们这对儿比陈独秀还秀。为了方便,在这里称一个名叫满天星,另一个叫山木蓝好了。

满天星和山木蓝都是大帅哥,又高又有气质,一个暖男一个冰山,表面是这样的!满天星是我哥,他其实算是皮皮虾,从小就爱往外面跑,一点儿也不恋家。
但那时候我也皮,甚至还比他还皮,老是跟着他下水爬树掏鸟窝,把自己搞得脏兮兮之后,又把手背的泥巴蹭他衣服上。玩到傍晚,我才发现这样回家保准被骂,回去的路上我寻思要怎么办,他就笑眯眯地跟小姨说是自己带着妹妹去玩的。
一力背锅。
哇,我那时候被感动得稀里哗啦,觉得这就是亲哥吧。没想到小姨听了,反而害怕我学他天天跑出去,光揪着我念啊念的,无暇顾及他了。
这算是圈套吗???
我至今没想明白。

山木蓝就很反差萌了,他看起来冷冰冰的,但其实没有,他很细心很温柔,也爱帮别人,就是表情有点少。而且他有点……嗯……贤惠。没骗你啊,以前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曾经来过我家过夜。
我也不知道来干什么!不准在评论区问我!也不准科普!不要教坏小孩!
然后第二天我起来,发现早餐已经做好了,是我最爱的儿童套餐,薯条和培根,还有我哥最爱的老年人套餐,白粥加水煮蛋。
我坐下来尝了一口,简直难以置信——这是什么天赐美味???我以前吃的东西都是糟糠吗??哪来这么好吃的东西??!!哥哥你为什么才把他拐回来!!

所以我超级开心他们在一起的。
但。

这两人,特别黏,黏到掉牙。我记得他们要带我去游乐园,我说好啊,然后快快乐乐的坐飞机去香港迪士尼。他们坐在一起理所当然嘛,肉麻一点牵着手也正常,可是我不知道坐在一起的两个人为什么要咬耳朵,还在笑!特别是我哥,他从小到大都爱笑,现在有了恋人,就更加爱笑了。我真是不明白了讲什么悄悄话啊,不就坐在旁边吗?本来靠得就近,还要在对方耳边说话,是不是想要亲上去啊?!

……好像挺有可能。

……还好本姑娘记得带眼罩。

到了迪士尼,他们给我买吃的买喝的,还陪我在明日世界玩了次飞越太空山。
被他们伤害的感情渐渐回来了,我一口一个小丸子一口一个甜甜圈这样想道。
明日世界的设计很和我口味,我在里面玩跳舞机玩得很开心,结果一转头,发现他们在娃娃机前面。我当即吓坏了,谈个恋爱怎么好像把他们变成小孩了?大学生了还跑去抓娃娃?这就算了,怎么没叫上我?!
居然没叫我去抓,我心灰意冷。想当年本姑娘只用一个币就可以抓完一整箱娃娃,他们竟然没想要带我玩,哼,连这么一个高手都没发现,怎么可能发现得了好时机来按键抓娃娃。诅咒你们抓不到你们抓不到抓不到……
不知是我的诅咒有效,还是他们真的太倒霉,两人每次都是抓住娃娃了,却在拉上去的时候又坠落,浪费了好多游戏币。我在一旁看得揪心,哥哥啊你好歹也是本高手的哥哥,怎么会抓不到!
后来他们两个不知道聊了什么,一起拍下了按键,铁爪子晃晃悠悠抓住一只玩偶,一路摇摇欲坠地运到出口,轻轻一松,掉进出口。可算是抓到一个。
也许是负负得正?
我正想着呢,他们就走过来,把夹出来的狐狸娃娃送给我,我哥还笑着揉揉我的头。
那一瞬,我觉得我可以原谅他们一直的虐狗行为。

事实证明,不存在的。

这两小孩可能是突然觉得抓娃娃挺好玩的,两个人一起抓更是手气爆棚,于是他们手握着手,玩了一个下午。一个下午!我在旁边看了一个下午!!
哼!
我在这里,就要理直气壮,无理取闹地气一气了。
就算他们把所有的娃娃都给我,我要气;就算娃娃都是最爱的狐狸我要气;就算真的特别可爱我也要气;
……我还想要另一箱的狐狸娃娃哇!!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真是秀到极点。

好吧,看起来我这里气那里气的,可我觉得很满足。
虽然两人腻到我快掉牙,虽然有时候肉麻到让我搓搓手臂想赶紧离开。
但我,真的太高兴了。
身边的人终于找到幸福了,终于也成为一个散发着让单身狗不适的恋爱的酸臭味的大人了。

他们以后的路,不会再孤独。

获赞  520k    收藏   99999    评论13140

——

查了一下
满天星的花语是真心喜欢,纯洁
山木蓝的花语是冷淡,挂念

随手打出来的名字却意外地和有他们相似的点,哈哈。

【双道长】我头晕

  
  
  [小甜饼]
  晕车梗
  高中时代
  ——
  
  他们好不容易才赶上这班车。晓星尘一眼看见在车尾有两个空位置,拉着宋岚的手腕坐在后面。
  
  前面的情侣紧紧挨在一起。女孩子好像在晕车,小脸发白,咬着嘴唇皱着眉,好不舒服。
  
  男孩子轻轻摸着她的头,她低着头埋在男孩子怀里。
  
  晓星尘用余光瞄了眼宋岚,宋岚神色平常,脸没发白,唇没有紧紧抿住,连眉毛都没皱起。
  
  一点晕车的迹象都看不出来。
  
  车里的空调呼呼吹往晓星尘后颈,后脑勺的发丝轻轻蓬起来。他摘下耳机,转头对宋岚说:“外面那么热,里面的空调虽然凉丝丝的,但是气味却又很怪,说不定制冷剂被晒到变质了。”
  
  “要是晕车的人在这,估计要像前面那个女生一样受不了吧。”
  
  宋岚放下手里拿着的书,抬头看前面的人。
  
  这本书他没怎么看进去。因为他们刚一坐下,晓星尘便靠着他,紧紧握着他的手,黏黏糊糊地跟他十指相扣。宋岚感受到对方温热的手掌,没做声,缓缓回握住他。
  
  好像有点肉麻,两个十六岁的少年居然傻兮兮地学着电影里的戏码,偷偷在椅子下牵手。只是今天算是第一天约会,再怎么傻也顾不上了。
  
  宋岚看到前面那对情侣甜蜜地靠在一起,男生搂着女生,女生趴在男生怀里。
  
  他对晓星尘点点头,“看起来真的很难受,还好你和我都不晕车。”
  
  晓星尘轻轻捏了一下宋岚的手,悄悄暴露自己的小心思,“也不一定。以前你是不晕车,但是现在车里气味那么难闻,我闻着都想皱眉头,你哪里受得了。你不舒服可要告诉我。”
  
  宋岚吸了吸车里的空气,没觉得很难闻,“还好,不算难闻。”
  
  “这样吗……”晓星尘的暗示没被解读成功,只好继续加大力度。他神色夸张地叹一口气,一头栽在前面的椅背,作无奈状。
  
  宋岚见他这样,略有不解,“怎么了?”
  
  “我以为你会很不适应车里的气味呢。”
  
  他是将额头抵在椅背上的,眼睛早已偷偷转回来,稍带期待地望着宋岚,等着宋岚回答。
  
  “没有不适应。”宋岚疑惑地回答。
  
  “真的?我觉得好难闻。”晓星尘继续说。
  
  宋岚沉默了一瞬,然后对晓星尘说:“星尘,你是不是很难受?”
  
  晓星尘满心期待被堵在胸口,心想对方就是个木头脑袋,何必强求。他闷闷转头,“不是。”
  
  宋岚见晓星尘眉间略带忧伤,心里更加断定是他晕车,只是不好意思讲出来。
  
  想来是车里的味道真的让人不舒服。
  
  宋岚连忙脱下自己外套,叠成方块状,递给晓星尘,“拿这个垫着休息吧,会舒服点,我们很快就到站了。”晓星尘转回来,看到他眼睛里的点点担忧,比空调还让他舒心。
  
  晓星尘拿下外套,没枕着它,反而对宋岚弯起嘴角,双手揽住他,
  
  “这都被你发现了。不过靠在椅子一点也不舒服,我得靠在你身上。”